香港亮碧思传销的嗜血生意:靠杀熟年骗数百亿

传销新闻 2019-04-22 19:59105新疆网警巡查执法admin


      距离香港旺角东地铁站几百米远的亚皆老街124号,门口时常车水马龙,行人行色匆匆,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拖着大大小小的拉杆箱进出,男的一般西装领带衣冠楚楚,女的浓妆淡抹贵气逼人,俨然一幅成功人士模样。其实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传销人员,这里是亮碧思集团旗下FC团队的驻点。

      这只是亮碧思众多窝点之一,不过它们大多都不叫亮碧思———一个名称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因负面报道太多而不得不弃用,然后不断更名,并极力撇清与原名公司之间的关系。

      根据多位受害人提供的资料,以下是目前亮碧思旗下几大活跃团队:

明昇,简称FC,成立于2002年,常活跃于广州、佛山、东莞。诗贝朗,2013年成立,主要活动地在珠海。卓越亚洲,2014年成立,主要活跃在深圳。百丽,简称BV,2016年由亮碧思旗下最大团队SPN分拆而来,每年会在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搞演唱会。在深圳、广州、增城、东莞等地活跃。盛朗,简称DC,2016年成立。胜利古堡,简称SGB,主根据地在深圳……

      不同团队定位也有所不同。比如BV团队的主要目标是家庭主妇,最好是离婚妇女。团队成员形象定位大多是贵妇和女强人,凭借自己的努力在一线城市买房买车,孩子上名牌大学等等。而活跃在广州、佛山的FC团队更倾向于吸引大学生和年轻人入伙,团队的成员往往西装革履,经常在朋友圈晒名车及出入高端场所的“靓照”。

      该传销活动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,并逐步向内地其他省市渗透。那么,其规模有多大?

      记者将获得的两份BV公司合同进行了对比。其中一份签约于2017年10月,编号为621750XX,另外一份签约于2019年2月,编号为625385XX,可见两年时间里,BV公司签约的合同数量达到36万份,也就是说每个月约有2.3万份合同。以62569港元一个签约“户头”(一份合同)计算,每个月签约金额达到12亿人民币,每年签约金额超过100亿元。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团队!

      朋友圈炫富杀熟▲▲▲

      记者发现,此类传销的共同套路不外“炫富”和“杀熟”:在朋友圈晒豪车、游艇派对,穿着考究出席各种高端场所,成功人士的派头十足;抓住身边的亲戚朋友情感失利、工作不如意等弱点,以到香港考察生意、参加新品发布会等为借口,诱骗他们到香港“上课”4天,由专门的团队“老师”负责洗脑。

      亮碧思有一套成熟的拉人方法,即ABP联谊:A是高层,B是拉人者,P是客户、受害人。首先由B笼络P,比方吃饭、喝茶、逛街,在此过程中了解P的境况,再针对性地带A和P聊,对P进行洗脑。

      “前同事说她在香港做生意,现在积累了很多客户资源,准备自己独立,要我过去跟她干,每月有1.4万元工资,还给我看了她4万的支票收入。”深圳的小雨就是一位曾经的“P仔”。

      “那个同事离职两年多了,之前相互加了微信,但一直没怎么联系。我在朋友圈看到她确实有很多产品,经常出入香港各种高端场所,吃得好喝得好玩得好的样子。有一次我给她发在朋友圈的豪车信息点了赞,她马上私聊我,后来就断断续续地联系着,聊了差不多4个月之后她约我喝茶,看到她穿着很高档,跟以前在公司时判若两人。刚好我也打算离职,而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她在招人,言谈中有诱导成分却并不邀请,等着我主动开口。”小雨说,当初在公司时,她俩职位、收入差不多,甚至她认为自己某些方面还胜过这个同事,然而现在看看两人的差距,她感到了巨大的落差。

      没过多久,前同事过生日邀请了小雨。生日会在一个会所举办,场面很大很气派,来了很多前同事的朋友、生意伙伴,每个人看起来都光彩夺目。前同事跟别人介绍时,称小雨是她最好的朋友,同时还介绍了几个人给小雨认识,说这个是做大生意的,那个开的是什么名车,等等,这些成功人士对小雨也很和气。小雨觉得,这样的生活让人既羡慕又向往。

      后来小雨才知道,这个所谓的生日会是当天到场的人AA制举办的,他们称之为联谊。这种联谊会不定期举行,包括短途旅行、唱K等形式,如果别人带“朋友”过来,传销团队的其他人就一起去撑场,费用均摊。

      受邀到香港“考察”▲▲▲

      在前同事的邀请下,小雨交了4500元的考察费到香港“考察”。

 

      (少部分被骗到香港“考察”的人所携带的行李。杨树/摄)

      “ 在香港的4天时间都是听课、了解产品,有精油、珠宝、化妆品、香水、奶粉、红酒、手表、保健品等等,说是法国进口,独家授权,公司总部在香港,全球有40多家分公司。我当时就被这些产品吸引住了,因为我爸有腰椎间盘突出,当时就想买一些保健品回去,他们又告诉我可以代理这些产品赚钱,成为零售商或批发商价格有优惠,我动心了。” 小雨说。

(BV位于荔枝角万利中心7楼的客服部,独立经销商在此等候签约。杨树/摄)

      记者在暗访BV公司提货点的产品型号价格表里看到,墙上贴有“BV大单对货区”,不少人围着拍照和拿笔登记。产品包括彩妆、手表、珠宝、洋酒等等,价格非常昂贵,是市场价的好多倍。有很多人坐在大厅内等待打货、领取支票。

(BV大单对货区,经销商拍照核对自己的提货单据。杨树/摄)

      小雨说,在香港的最大感受是累,每天都是9点出门,折腾到凌晨2点才回酒店,然后一堆人又以试验产品等名目弄到3~4点钟,根本没有停下来思考的时间。“在香港4天都没有信号,前同事还提醒我不要连接酒店WiFi,不要告诉朋友,也不要发朋友圈。”与外界隔绝,又天天被高强度洗脑、打疲劳战,在考察的最后一天,小雨交了5000元,成为了经销商。

      齐架截水位▲▲▲

      回到深圳之后,前同事及其伙伴以帮助小雨经营人脉为由,每天都会有专门的人教她学习话术,以及如何借钱、怎样吸引亲戚朋友加入,等等,没有人再提如何卖产品的事。

      “每天早上9点钟都会有人来讲课,教你怎么借钱、办信用卡,要你列一个名单,以及从哪个人那里能借到多少钱;周末会带你去人多的公园,教你如何跟陌生人搭讪加微信。每天不停地开会、挖掘下线,在朋友圈高调吹牛皮发照片,同时还得帮助团队其他人洗别人的脑。”小雨说。

      大概过了一个月,小雨一件产品也没有卖出去。前同事向她表示,后面来的人销售能力可能在她之上,随时会超越小雨晋升到更高一级的经销商,他们的收入、提成和她无关。

      “她找了很多据说买大房、开豪车的人给我洗脑,说他们发财的方法就是‘齐架截水位’,即直接花30多万买下5个‘户头’,有新人进来再直接将‘户头’转让给他们,钱就回来了。”

      被洗脑的小雨开始四处借钱。“她们给我出主意,让我拿社保和公积金贷款10万,然后向亲戚借20万,一次性凑够30多万。见我没办法贷款,他们又带着我去私人放贷的地方贷款,当天贷款到账3万元,被索要了2400元手续费。又用手机微粒贷借了8500元,蚂蚁借呗借了5000元,并且让我回去向老公谎称自己谈了个港货店生意,让老公帮我筹了14万。”

      最终,小雨凑够30多万元买了5个“户头”,苦苦支撑4个月后才醒悟过来。“血本无归,我真的很心痛,赔上所有积蓄还欠了一身债,差点家破人亡。钱是拿不回来了,也不想再继续过那种靠算计骗取别人血汗钱的日子。”说起这段经历,小雨很是懊悔。

      亮碧思的等级架构▲▲▲

      要了解什么是“齐架截水位”,得从亮碧思的等级架构说起。亮碧思将“经销商”从低到高逐级分为爵士、伯爵、准侯、侯爵、公爵、勋爵、尊爵等级别,伯爵以下属中下层经销商。具体以拿货折扣来划定等级:

(明昇的独立经销商“拉人头”等级表。杨树/摄)

      20和29称为爵士,即享受20%折扣的普通消费者和一次性消费5000港币、享受29%折扣的经销商。这两个较低的层级发展下线不能得到返利。

      38称为伯爵,是通过拉下线产生利润的最低级别,即投资62569港币成为伯爵,提货享受38%折扣。成为38后,推荐一个29奖励5000港币,推荐一个38奖励14361港币。但是,隔代拉人佣金递减,且38所拿佣金止于6代下线。

      41称为侯爵,即推荐5人成为38,且连续3个月做满100万港币业绩,即成为侯爵。只有5个38、没有达到3个月100万业绩的称为准41。41提佣不受6代限制,还可参与每年至少4万元的“亚洲分红”(实际上很难拿到)。

      42即公爵,也称为董事长,号称可以月入10万港元以上,并且什么都不用干。42之上是43,被称为荣誉董事长,44则被称为环球董事长,据说还没有人能到44。

      据另一位受害人丽姐介绍,她成为38后,上线跟她说,在还没有成为准41,也就是没有做到有5个下线时,如果她的某个下线38拉人速度快业绩好,则丽姐这个支线上的拉人佣金就不再给她了。要避免这种损失,就得“截水位”,也就是“齐架”,即自己找5张身份证,自己掏钱用这5张身份证开户买下5张大单,以后有新人进来时,替换名字就可以了,相当于提前把钱存在公司账上。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收两次钱:38和41的佣金都在自己手里。

      正是这所谓“收两次钱”的诱惑,绝大部分人都靠自己一次性买5个户头成为准41。不过,早已债台高筑的传销者以为升到41就有钱了,却不料前方仍是陷阱重重。

      2017年,深圳福田警方曾抓获一个内地最高等级的“公爵”,尽管此人看似衣着光鲜、事业有成,但实际上,那不过是为了拉人入伙刻意制造的假象。由于前期靠大量借钱加入亮碧思团队,他后期只能不断拉亲朋好友入伙,拆东墙补西墙,加入传销组织7年后被抓获时,他尚欠有200多万的债务———做到内地最高层级尚且如此,其他人的遭遇便可想而知了。

      据内部知情人士介绍,目前广州FC团队拉人后已不满足于小打小闹,全部直接诱惑成员“齐架截水位”,交“1+5”个户头费,一次交足30多万元。不少人因此债台高筑,却并没有享受到宣传中所称的“每个月躺赚10万”。

      亮碧思幕后老板▲▲▲

      亮碧思最早植根于台湾、香港和澳门,2008年6月19日,澳门禁止层压式传销法令生效后,亮碧思关闭了澳门公司,将香港作为主要根据地。据多位受害人向记者描述,香港多家传销公司都指向同一幕后老板———黄树雄。

      黄树雄何许人也?据亮碧思官网介绍,黄树雄早年大学毕业后在法国卖中国产品。记者调查了解到,黄树雄名下有多家公司,其中亮碧思集团(香港)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4月7日,最早叫伟鸿基(国际)有限公司,2000年11月10日改名为亮碧思。其官网介绍称,亮碧思曾获得过马来西亚50强传销公司大奖,且在香港、马来西亚、印尼、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均设有办公室。

      据知情人士介绍,亮碧思大约自2005年开始在内地发展传销组织,随着内地警方连续多年打击,且越来越多受害者在网上发帖揭露亮碧思,亮碧思负面消息太多,黄树雄随后在香港注册了多家公司,以同样的模式运营。

      2013年9月30日,黄树雄注册了诗贝朗集团有限公司(SIBELLAC HOLD-INGS LIMITED)。2016年5月6日,又注册BV集团(BELLE VENTURE HOLD-ING(HK)LTD)。同时,黄树雄名下还有另外一家公司“francazure”,据官网介绍,这家公司也已经成立长达10年,号称亚洲最大的直销网络公司。知情人向记者介绍,亮碧思经常更换公司名字,这些公司下面的小团队更是数不胜数,如盛朗、龙家班、AK团队、明昇等。记者在这几家公司网站发现了几个共同点:网站设计风格相同,采用相同的传销网络组织架构,产品大多是各类保健品。

      内地警方严厉打击亮碧思违法传销▲▲▲

      早在2009年,内地媒体就曾报道过亮碧思跨境传销,在内地圈钱百亿的消息。随后内地警方开展多次查处、打击行动。2013年,国家工商总局公布打击传销十大典型案例,亮碧思名列其中。2012~2014年,在广东省工商局、广东省公安厅的部署下,广州、深圳、珠海、韶关、惠州、东莞、中山等市工商、公安针对亮碧思传销活动联合开展了多次打击行动。

      2015年1月,珠海香洲警方破获亮碧思传销案,抓捕7名犯罪嫌疑人,涉案金额超千万元。同年7月6日,央视《经济半小时》播出打击防范经济犯罪行动系列专题,揭秘亮碧思传销真相。

      2016年8月18日,亮碧思发展聚集型传销被公安部点名。

      2017年7月,深圳福田警方侦破亮碧思在内地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案,抓获“公爵”一名,涉案金额超过2亿元。

      8月,国家工商总局曝光34个传销组织黑名单,其中就包括亮碧思。

      2018年12月,福田警方又破获一起亮碧思传销案,亮碧思传销人员通过搭建虚拟平台,以“投资挖矿”的形式,声称“只有交钱才能具备相应的挖矿资格”“充钱才有挖矿的工具”“充钱才能提升级别”等等,诱骗受害人出资。

      深圳市福田区公安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相关负责人表示,亮碧思是注册在香港的一家直销公司,很多人就是被这点所蒙蔽,实际上所谓的直销子虚乌有,并不销售产品,而是以“拉人头”返利为主。亮碧思传销组织会对参与人进行调查分析,了解其家庭背景,直击参与者的“软肋”。

      多年来,由于香港并未禁止传销,多个受害者曾向香港商业罪案调查科投诉亮碧思,但屡次调查都“证据不足”而无法开展。证券时报记者蹲点暗访香港传销窝点时,恰好碰到3个受害者向警方举报被传销分子所骗,受害者激动地对记者说:“这里是骗人的,骗了我30万。”警方在做了近半个小时的笔录和调查后便离开了,受害人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     记者在现场看到,一个能容纳上百人的大厅里坐着很多西装革履的年轻人,几个人一个小桌,正不停地在讨论着,即使警察在门口盘查问询,大厅内的人仍然非常淡定。当记者试图搭讪时,他们则非常警觉地询问记者身份。

      据知情人透露,为应对内地警方打击,亮碧思要求所有“侯爵”以上的经销商必须在香港册注一家外贸类公司。如此,经销商与亮碧思的合作便成了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,这样一来,经销商在内地从事违法传销就与亮碧思无关。

      同时,亮碧思还有一个专门的律师团队研究两地法律,在经销商办理入会手续时,会要求参加者签署约半斤重的文件,文件中暗藏相关条款。记者获得的一份亮碧思的《致各独立经销商关于国内发展传销网络会触犯国内相关法例》的公告称:“内地居民来港加入传销计划后回国内发展传销网络,会触犯内地相关法例。”如此一来,当这些经销商被查处时,亮碧思就以“是内地经销商触犯法律而非亮碧思”为由,将法律责任撇得一干二净。

   (注:为保护隐私,文中均使用化名)

      后记丨为什么亮碧思如此难取缔?

      记者刚接触到香港传销受害人群体时,并未想到,受害人如此之多,牵涉金额如此之广,问题如此之复杂。

      有些受骗者希望能通过法律途径把被骗的钱拿回来,可是大多数都无疾而终。受害者在得知记者调查此类事件时,不停地向记者吐露受骗的过程。可是他们又害怕记者的报道会激怒传销头目,这样一来就挡了传销组织的财路,不把钱归还给他们。这种矛盾的心理在与记者交流的过程中显露无疑。

      亮碧思对年轻人的侵害尤其严重,在营造出虚幻的发财承诺下,鼓吹让大学生辍学加入,教他们如何从网上P2P贷款,用信用卡套现,如何用话术骗父母拿钱,骗亲朋好友和同学加入,有些人甚至大学未毕业就因亮碧思欠下巨额债务。

      为什么亮碧思如此难以取缔?首先是跨两地执法难,香港法律并未禁止传销行为,亮碧思利用这点将根据地设在香港。香港的法律管不了,内地警方又难以跨境查处。其次是取证难,受害者人数多,分布区域广,统一收集受害人信息难度非常大,并且亮碧思下设公司和团队多,调查取证也存在难度。最后,人性的贪婪助长了亮碧思的猖獗,不少受害者刚开始都希望通过亮碧思实现发财梦,这种心理在客观上助推亮碧思不断发展壮大。

      近年来,传销的模式不断演变,打着所谓“微商”“电商”“多层分销”“消费投资”“爱心互助”等名义从事传销活动屡见不鲜,不少新型传销让很多高学历、高智商的人员都深陷其中。这些不法行为披上合法公司、企业的外衣,以销售商品为掩护,以高额返利、高额回报为诱饵,通过发展加盟商、业务员等形式从事传销活动。传销形式日新月异,能新到什么形式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。但是不管形式怎么变,核心没有变,就是拉人头,许以高回报或者高提成。

      工商总局曾发布新型传销活动风险预警,提示广大群众,只要具备“交入门费”“拉人头”“组成层级团队计酬”这三点,就可认定为涉嫌传销。

      监管机构的打击是一方面,个人的自身防范是另一方面。亮碧思之所以盛行不衰,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多人都有一夜暴富的贪念。如果对方什么都不要求,就给你一个远超期望的收入承诺时,这时,应认真思考一下:为什么?



 

反传销找人网-国内最专业、最权威的反传销寻人网站! Copyright @ 2011-2018 反传销找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 备案号:琼ICP备xxxxxxxx号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

联系QQ: 邮箱地址: